张四酥

产糖小能手

师哥是用来宠的

师哥是用来宠的(一)


 


[龙龄]


 


HE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 


“张九龄!你给我过来!今儿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喽!”


 


 


王九龙一如既往的在台上表演“武打相声”,张九龄被他拽着胳膊,揪着头发,腰斜着,面露难色。这个包袱抖完了,王九龙纳闷儿了,张九龄的脸色明显不对,还时不时的靠着桌子,汗珠也和不要钱似的疯狂往下坠,难道身体不舒服?王九龙在心里盘算着,可刚上台之前还好好的啊,这是什么情况。


 


 


嗯嗯啊啊的接着话,一个节目演下来两人都觉得太烂了,要不是台下这些个姑娘们给面儿,象征性笑两声,不然指不定有多尴尬呢。


 


 


归了后台,张九龄一手撑着桌子,一手捂着腰,王九龙一转头看着张九龄整个五官都扭在一起了,着急忙慌的问怎么了?


 


 


张九龄一开口就骂“还他妈不是你,我靠,手劲儿挺大啊!腰给扭了!我说王九龙你真行!”


 


 


王九龙一听慌了神,眼前这位师哥是自己的心上人,自己平日笨手笨脚,在台上就想和张九龄有点肢体接触,没想到这次劲儿使大了,没办法只好扶着张九龄去医院看看了。


 


医生是个小姑娘,看着两个男人一高一矮,高的那个跟扶媳妇儿似的扶的矮的,神情紧张兮兮的,这大半夜,伤的又是腰,不禁怀疑起两人的关系。


 


 


张九龄是扭伤,不太严重,医生给按了按,好了一些,最后开了点儿药也就没啥事儿了,可这小姑娘压抑不住好奇的心,随口问了句,怎么弄得啊?


 


 


王九龙自责的看着张九龄“都怪我不小心,没掌握好力度,让他受伤了”


 


“你他妈还好意思说??”张九龄骂骂咧咧的站起来。


 


 


这不说不要紧,一说这小姑娘的眼睛一亮,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个人手迅速的在键盘上敲了几下,又嘱咐两个男人


 


 


“下次小心点儿,这大半夜的多扫兴啊。”接着把药单给了王九龙。


 


 


王九龙搀着张九龄走了出去,走到拿药的窗口,他低头看了一眼药单,目光被最后一排的字吸引过去,王九龙瞪大了眼睛,也红了脸,那上边赫然写着“万艾可*一盒”。(我不知道其他医院有没有万艾可,但这个医院它必须有!)


 


 


原来让人家误会了啊。


 


 


拿了药王九龙扶着张九龄往自己家里走,王九龙家离医院近,过个街口拐个弯儿就到,到了家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
 


 


“九龄,先去洗澡啊”王九龙整理着床上的衣服,也不抬头冷不丁来了一句。


 


 


“成,这两天真是给我累坏了。”张九龄慢慢悠悠的进了浴室。


 


 


听见关门儿的声音王九龙才停下手头的动作,是啊,师哥这两天和女朋友分手了嘛,是挺累的,自己心里也逐渐腾升起喜悦感,虽说这样挺不人道的,可他就是喜欢张九龄,没办法的事儿,控制不了。


 


 


张九龄围着浴巾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出来的时候,王九龙头也不敢抬,抱了几件衣服直接进了浴室。张九龄也纳闷儿呢,最近就觉得王九龙不太对,在台上和自己打打闹闹,下了台就不怎么说话了,跟个小媳妇儿似的,难不成这小子谈对象了?没理儿啊,谈了对象跟我这儿害哪门子羞啊?张九龄一边想着一边上了床,望着天花板出神,其实和女朋友分手也不怎么伤心,只是不太习惯了。


 


 


王九龙的心跳的太快了,在浴室里想着,以前师哥有女朋友自己知道不可能,心里倒还踏实,现在师哥是单身可撩状态,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争取一下?没得出答案就用水冲了冲自己的头,这样好像能清醒点儿。


 


 


王九龙出来的时候张九龄已经睡了,他没盖被子,穿的沙滩裤露出小腿,光洁是光洁,就是黑了点儿,王九龙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和张九龄搭档开始就喜欢他,太长时间了,眼前这个小黑娃娃可让自己太着迷了。王九龙小心翼翼的躺在张九龄身边,把脸凑的老近,连自己的呼吸也撒在黑娃娃的脸上,他太可爱了,不知道怎么了,王九龙眼里突然又了泪花,他噙住泪,翻身睡去了。


 


 


这个夜里,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做了一个不凡的决定。


 


 


两个小伙子睡到晌午才起,该来的晨勃也没有迟到。张九龄倒坦坦荡荡从床上起来,装着裤裆里鼓鼓囊囊的一包去上厕所了,王九龙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忸忸怩怩的往厕所走,张九龄也没关门,王九龙看着那一根东西,脸红的不像样,自己却又硬了几分。


 


 


上了厕所,张九龄捂着腰吃了几颗昨天去医院拿的药,然后说俩人出去吃点儿,正要出门,王九龙突然叫住了张九龄。


 


“师哥,我有事儿跟你说”


 


“吃了饭再说不行吗?你不饿啊?”张九龄摸了摸肚子


 


“我这会儿说吧,你别生气,我……挺喜欢你的”王九龙能猜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很蠢


 


“我也喜欢你啊(兄弟情宜),我说你今天什么毛病?吃不吃饭?”张九龄是一头雾水,这师弟自己别提多喜欢了


 


“真的吗!!那我们在一起行吗?!”王九龙如果可以飞他现在肯定已经窜起来了。


 


“咱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王九龙你是不是有病?你今天没吃药吧?”张九龄推门儿下楼吃饭去了。


 


听到这儿王九龙才明白,他俩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儿,心里突然就不是滋味儿,眼睛瞥到了桌子上的药,突然想起昨天被自己藏起来的万艾可,心中就腾升起一个想法。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师哥,


 


唯愿风雨吉。


 


 


原木与黑糖(pwp)❗

🚗校园宿舍

❗ABO

❗69

勿上升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   评论链接

舞男小猛(中)

🚗🚄🚃🚕🚓🚒🚑🚙🚲

🚹🚹

(车)(ฅ>ω<*ฅ)

老大和舞男的绝美cp啊

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还在等什么

评论里找链接啊!

舞男小猛(上)

ooc

老大×舞男

下一篇有车哦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相良拿起包出了教室门,智司居然不在这很少见。翻了翻瘪瘪的钱包“又要到月初了啊。”

相良家里并不富裕,母亲是工人,有两个弟弟正在国中。相良的父亲抛弃了母子四人,最后死在了黑道手里,从小缺少父爱,母亲又因日夜劳作几乎不与相良交流,国中的相良性格已经极度扭曲,最后选择做了不良。这样的状况下,读开久已经是年纪尚小的相良的唯一选择,因为教育差,不良多,学杂自然也用的少。

可无奈最近母亲的身体不好,弟弟们生活费的负担落在相良身上,收来的保护费不足以支撑家中的经济,相良只好打工赚钱。

可什么样的工作能在短时间内赚到很多钱,工作时间又是在放学后的呢?

出了校门,相良往打工的地方走,迎面碰上了带着一群小弟回来的智司

“相良,你去哪?你家不是在那边吗?”

“去找人,有点事。打架不叫老子?”相良挑起了眉毛,看起来无比自然。

“我看你在睡觉,没叫醒你。最近怎么感觉你事很多?”智司示意小弟们离开,准备和相良一起走。

“你先回家吧,我自己的事,和你没关系。”相良拍了拍智司的肩膀,继续走。

智司也没再多问,转身离开了。

从国中开始,在相良心里智司是值得信任的好伙伴,但他扭曲的性格却让他常常出卖智司,来保全自己,他自己也厌烦这一点,可不知道为什么,相良的第一意识永远是自保,所以常常在出卖了智司以后,相良会给智司做自己唯一拿手的章鱼烧,食欲旺盛的智司也就原谅他了。

走在路上相良想,就算是好伙伴,这次打工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告诉智司,因为会被智司看不起啊!那家伙家里可不缺钱,没必要做到我这个份上,他也不会理解的!

太阳才落了一半,相良在一家夜总会门口停下了,紧了紧衣领从后门进去了。一进门一个满头卷毛的大叔就迎了上来,说了一些今天的工作内容,把一张纸塞到了相良手里,上面写着“今日主题,兔女郎。”相良攥紧了拳头,没想到我开久二把手居然也有一天做了兔女郎这样没面子的工作,不过咬了咬牙还是认命了。

去换了衣服后,相良对着镜子看了很久,相良的头发本来就很长,顺下来以后很像是个有个性的短发女生,细长的腿上裹着网袜,高跟鞋没有防水台也不算太高只是银光闪闪的,死库水一般的制服后还有一个毛绒绒的小尾巴,兔耳朵是夹在头发上的,固定的很稳,无论怎么看除了身高都是一副女孩子的样子。相良心里很不是滋味,老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夜总会的灯光很暗,紫红绿是主色调,人们互相看不清,空气里漂浮着糜烂的味道,酒精味充斥着整个黑暗的场池。

开久今天和红高打了一架,赢得很爽,几个小弟嚷嚷着大家一起出去聚一聚,智司也同意了,毕竟快毕业了这样的活动也不多了,以往的聚餐一般都是在烧烤摊,大排档之类的,这次有人提议去夜总会玩玩,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,本来不想去夜总会的智司也盛情难却,只说了句别玩太过了。

晚上8点开久门口聚集了一群没穿校服的“混混”,智司或许是最朴素的吧,黑卫衣,牛仔裤,马丁靴。开久一行人来到距离学校有三个街区的夜总会,因为离学校太近怕遇到熟人(就是怕被爸妈逮到)。进了夜总会大家就散开了,智司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,看不清楚每个人,连自己的小弟都分不清,找了个吧台的位置坐下,喝着自己不认识的洋酒,看着台上扭动的兔女郎,智司只觉得灯红酒绿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嘛。

兔女郎相良很紧张,因为个子最高,又不会跳舞,所以站在最后一排,可就在舞跳了一半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群小混混进入了夜总会,同时看见了那件黑卫衣,那是他和智司国中的时候一起买的,相良现在穿着还是宽松的,智司却已经绷在身上了,相良现在很慌,只希望自己这样的打扮不要被认出来,同时心里咒骂着开久所有人。

智司眯着眼睛看台上有个高个子的舞女跟不上节奏,不过身材非常不错,这时有个小弟告诉智司,等会这些兔女郎会下来陪酒呢,智司点了点头。心里想着,如果相良也在就好了,他不在总觉得不安心啊。洋酒的后劲挺大,智司开始有点头晕,从吧台的位置到了卡座,身边的小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姑娘一起喝酒,智司揉了揉太阳穴,有点困。

相良算是松了口气,看见吧台哪里智司不见了,以为是回家了。下了台和其他舞女去陪酒,一下场其他舞女就被拉走了,只剩下自己,或许是因为个子太高了,不受这群男人的喜欢吧,不过相良并不在意,正要往后台走,突然被开久的小弟一把拉走,抢到了仅剩的一位兔女郎(二把手)这位小弟兴高采烈的把相良带到了到了卡座旁边,不过好在,小弟们都喝多了,并没有认出相良。

相良攥紧了拳头,陪这一群小弟喝酒,心里真不是个滋味,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智司,也算是放心了,相良站起来被大家拉到中间去坐的时候,智司醒了,从中间的一个小弟背后起了上半身。四目相对的时候是尴尬的。

第一眼智司就认出了相良,不过他并不想表现出来,也假装不知道的样子,和这位“兔女郎”喝酒,相良却认为自己的伪装非常完美!大胆了起来,和智司干了一杯又一杯,几局下来小弟们都醉倒了,相良来了兴致,心里想着,既然智司没有认出老子,那老子就整一下他。

相良不好说话,毕竟男声一出口就暴露了。相良忍不住的挑起眉毛,手滑过智司的脸,智司愣住了。相良赶紧把头偏向一边,抑制自己想狂笑的内心,肩膀不住的抖动。智司没想到相良这么大胆,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得意的人,看了一会,一把抓住得意的人的手腕,出了夜总会。

相良心中一紧,死命的往回拉扯,可他哪里拗的过智司,脚下一滑,高跟鞋崴了一下,脚踝就扭伤了。智司停下了,一把背起了“兔女郎”,相良松了口气,背对着智司就不会被发现了吧。

相良没想到的是,这个男人居然直接把舞女带回家,智司吧相良放在床上,嘴唇急不可耐的贴了上来,相良睁大了眼睛,心里想着,就当以前出卖他的代价吧!认命似的闭上了眼,生涩的回应着。这个吻结束了以后,智司抬起头说“相良,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去做这些工作?”

“!!!,你怎么知道是我?????!”相良惊讶极了,捂着脸想要逃跑,却被智司牢牢控制着。

“第一眼就知道了哦”智司把头埋在相良的颈窝里“我对相良的气味也是非常敏感哦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…说什么…气味敏感…这样的话也太……太羞耻了吧……”相良从没想过智司会说这样话,下身那个小东西也微微的抬了头。相良不明白,对智司有这样的生理反应让他感到害怕,他的双手抵在智司的胸前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“相良,你还不能直视我吗?”智司翻过身躺在相良旁边“你还不知道吗?我从国中就喜欢你,你还不明白吗??”智司捏起拳头砸在床上,把头偏向一边。

相良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喜欢和智司这两个词语在相良的世界里从没有同时出现。

“你国中的时候每天心事重重,你个子很小也喜欢到处挑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,我就觉得不能让你受欺负,所以我和你当朋友,我慢慢发现,你缺少的东西太多了,你的安全感几乎为零,所以每次你会出卖我,背叛我,然后又后悔,我从来不怪你。”智司望着天花板回忆着这些年想对相良说的所有,他扭过相良的肩膀目光炽热而真诚,“你知道吗,国中我们两个做同桌,你上课总睡觉,有一次,只有一次,你在梦里甜甜的笑,我觉得你是天使啊,相良,我怎么能让别人欺负你啊!我做不到啊!就在那一瞬间,我想杀了所有欺负你的人!”智司眼眶红红的看着相良,粗糙的手抚过相良的脸颊,“我偷偷亲过你,偷偷想过你,一切关于你的事,我只能偷偷的藏在心里,我不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什么,我只是…只是…想告诉你,我有多爱你!”智司还是流下了泪水。

语毕,良久无言。

“觉得我很恶心吧,相良,别这样,我不喜欢看你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忘了吧,刚刚说的全忘了吧,笑一笑好不好?”智司任由眼泪放肆的流,本来在他的心里,这份感情就是卑微的,是单方面的,是一厢情愿的,如今事已至此,已经不求什么了。

“智司,你……喝多了吧”相良还没有消化完刚刚智司说的内容,可是他从来没见过智司哭,连他一次委屈都没见过。怎么这一刻也心疼了。

相良伸手抱住智司,他亲过智司眼泪流过的轨迹,他轻轻吻着智司的唇,他心想着,不能让智司哭,今天就和他……做了吧。相良跨坐在智司的腰间,臀瓣轻轻摩擦着智司的炙热,小耳朵一晃一晃的,智司眯着眼睛,享受着一切,双手握住了相良的腰,隔着衣料磨蹭着相良的臀瓣,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推开了相良。

相良一脸懵逼,不解的看着智司。

“你是安慰我?还是喜欢我?又或者是可怜我?相良,我不是想上你,我是想得要你的心啊!这样的性行为,我不接受!”智司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准备睡觉。

相良呆呆的坐在床上,心里想着

正义的伙伴智司又上线了嘛吗?

那么

我爱他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相良,和我结婚吧”

“好啊!”

“我们开一家店,就开在开久门口,怎么样?”

“只要和你在一起,怎么都好。”

相良做了这样一个梦。

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
手机壳!拥有✔!

(๑‾ ꇴ ‾๑)

指甲油

「良堂」

勿上升

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孟鹤堂这几天累的不得了,确实没怎么注意周九良,这会儿就生气了。孟鹤堂哄都哄不过来,昨天人又不知道去哪了,七队都帮着找,一夜都没找到。

孟鹤堂急得就差报警了,在家里团团转。门突然打开了,周九良整个人湿透了,卷卷的头发贴在额头上,是孟鹤堂上次没有去陪他烫的。两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,孟鹤堂拿来了毛巾,也只是呆呆的看着周九良擦。

时钟的声音或许有些明显,滴答滴答,敲在别人的心上。“你打算不说话?”孟鹤堂先开了口,语气里带着责备和埋怨。周九良只猛的抬了头,眼神里闪着些许震惊和坚定,这种时候,他不说话的,孟鹤堂清楚极了。

孟鹤堂起身开了电视,电视的声音让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缓和了些许。过了太长时间,孟鹤堂看了几集电视剧,眼皮快要耷拉下来,才听到那边的人说“你不该怪我”, 说完起身回了房间,出乎意料的,没有甩门,看来是委屈了。

孟鹤堂拖鞋也没穿,就跑进屋,心想着怎么把这个祖宗又得罪了。错在哪儿了?自己还是不知道,那没办法,认个错呗。孟鹤堂讪讪的靠近周九良,摸了摸满是卷毛的头。



“别生气了,是我错了”

孟鹤堂也虚着呢,毕竟自个儿连错哪儿都不知道。

“假的,不要你的道歉”

周九良低着头

孟鹤堂也没折了,只有用必杀技了。孟鹤堂埋下头,往周九良的怀里可劲儿钻,一边钻一边发出嘤嘤的声音,说白了就是“老”男人撒娇。不过好死不死,情人眼里出西施,周九良就吃这一套,他用手摸着孟鹤堂的头,一边说

“和博爱的人在一起真的好痛苦啊”

孟鹤堂停下了动作,这才明白过来,周九良原来是吃醋了,不过自己仔细一想,也是,这么几周忙的不亦乐乎,就连自己的搭档都很少交流,队里上上下下的事儿多的不得了,转眼又把自己的爱人给忽略了,再加上前一段儿时间的比赛,队里的事都堆起来了,又加上自己队里有那么个秦霄贤,就天天在队里都能没事儿给你找点事儿的人。

“我明白啦!小周同志!请原谅我!革命尚未成功,小孟仍需努力!”孟鹤堂挺起自己的小胸脯,笑脸盈盈的说。

“好好好,原谅你了。”周九良这个人的优点就是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,但是没人安慰他的话,一生闷气就能生好长时间。

两个人窝在床上,眼神一对,四片嘴唇子就挨在了一起,周九良的手游走在孟鹤堂的腰窝附近,但手指冰凉,掌

从南到北

ooc


第一人称


张云雷视角


「九辫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不记得见过多少次蓝天,每当我和你看着同一个月亮的时候,我觉得我们好近,又好远。


我高二的时候爱听小曲儿,在网上认识了个北京弹弦子的哥哥,姓杨。我叫他杨先生,杨先生说,等我从四川考到北京去了,就教我弹三弦,打八角鼓,打快板儿,拉京胡。我们聊了好多,又吵了好多,我们唱了好多,又弹了好多。可都落在了手机里,都只在手机里。


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,当初只是礼貌性的问了,您贵姓。聊到后来,也就忘了名字这一说,他叫我小伙子,其实根本也不重要。这些不过都是泱泱攘攘的世俗罢了。


时间长了,我渐渐对这位先生有了些不同的情绪。脑子里总会浮现那人的容颜,时时刻刻想要知道那人的动向,喜欢上了那人的京片子口音。四川到北京,跨越大半个中国,可我就是想去找你。


「如果你来,我送你一把弦子」为了这句话,我无数次憧憬,无数次掰起手指扣着指甲。我没了命的学习,可是我张云雷不是什么聪明的孩子,要想去北京读书,那就要在努把力。


我告诉杨先生我决定学传媒走艺考的时候,他好似并不惊讶,只是打哈哈的说“加油啊”。可是谁需要你说这些呢?我只想知道你也很高兴。


有一段时间我累的没有时间回复电话那头的人,老师说我是个好苗子,我天天读稿件。好不容易有了时间,我捧着手机,手指在手机上飞舞,我一次次的想着他,我张扬飞舞,唾沫横飞。可我发现,他在不同以前那般热情了。


到底是谁说的距离产生美?简直胡闹!


艺考的日子一天天近了,我跟着老师去北京校考,我想偷偷溜出去找他。我也确实这么干了。


他说他没事儿会在后海边上弹弦子,河边有微风,我去了,他没看见我,橙黄的灯光映在那人的脸上,他的眼睛真的很小,但是很亮。我轻轻的走过去,他抬头,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,突然又抬头。我对他笑,他也笑了。


后来我们去吃了一点东西,我又偷偷溜回酒店,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如同一个花季的少女一般,情窦初开,不知所措。那天晚上他和我聊天,他说我长得板正,而且太瘦该多吃些。我特别开心,他居然还会关心我。哦,对了,他让我明天考试加油。


我没考好。为了留在北京,我读了一个二本的综合类院校,名字的话,我就不提了,因为我也不好意思说。自我到北京读书,我和他的关系就近了,我只住了一学期的校,之后的日子,都住在杨先生家里。我们关系特别好,特别好,他的名字是他发誓要给我一把全手工的弦子时顺理成章说出来的。


“我杨九郎,一定送张云雷一把全手工的弦子!”


杨九郎?好听!


我记得戳破我们之间那层纱的是,我大三那次回四川,回来以后我发现他喝多了,他可从来不这样,他躺在沙发上,裸露着上半身,他的肉白花花的,我去拿了毯子给他盖上,可我手刚碰到他,他就按住了我,我有点慌了。他却欺身上来吻我,问我喜不喜欢他,我刚开始死命的摇着头,他说,我骗他。


是了,我骗他。


我还一直骗我自己。那天晚上我们也做了床笫之事,我本以为过了那天,他酒醒了一切就又和以前一样,可是老天爷对我太好了,他给我表白了。我们,在一起了。


说实话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少想家,因为他总让我安心,让我觉得有他在就是家。我们和情侣一样,有和兄弟一样,我们一起做饭,一起逛街。心安理得的躺在他的胸口,成了我最大的休闲时光。


他总是夸我,因为我嗓子好,不知道是不是读稿件的原因,他总说我声音好,能勾别人的魂儿,我想着,也就勾勾他的魂儿吧!


他教我打八角鼓,教我唱曲儿,不过他基本上调门儿不回家。他总眯着眼睛说,不在意不在意。是啊,他在我身边我还在意什么呢?


那次我上了选修课回家,看见了他的妈妈,他们的脸色很凝重,但我很喜欢他妈妈,因为他们母子长得确实有几分相像。


我连阿姨好都没来得及说出口,阿姨就摔门而出了,杨九郎也没追他躺在沙发上,像平常一样拍拍软垫子让我过去,我过去在他旁边坐下,他说,阿姨要他去相亲,我的心跳的太快了,我不假思索的想知道他的答案,他摸了摸我的头,又笑,笑的看不到眼睛,我才安心下来,他是爱我的。


一个秋过去了,发生的事情太多了。我在一个午后看到杨九郎的白肚皮,突然觉得幸福又孤独,我跑过去抱着他,他放下遥控器,环住我的肩,我记得太清楚了,他说



“考虑一下,结婚吧。”


我倒是觉得不用考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以后在我身边,你会孤独吗?


可能会,但是会很少。


万物铜臭

突然发现,郭老师的通透。

郭老师遇到了不好的人,德云社也遇到了,怕是心疼又好笑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世间万物,些许时日,我觉得没有办法。一点办法也没有,与我不同,与些许遗憾相同,差一点,总是差一点。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一个我,那岂不是孤独至深了吗?出生以定夺,不得反复,不得回转,不得相同。每个人都这样了,遗憾了,孤独了。却又自以为感人至深了,通透只觉得好笑,挠心窝子的好笑。

人鱼

脑洞来自网上看到的人鱼梗

如有雷同

真的很巧

「九辫」

ooc

勿上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杨九郎只要看着猫总觉得它想攻击自己,所以走路都绕道走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如果你在雷雨交加的夜晚看见纸箱子里面奄奄一息的小猫,你能袖手旁观吗?杨九郎这个热心肠儿的北京老爷们儿,索性去旁边的池塘里捞两条鱼上来,心想着给小猫扔过去,天上的雷一个接一个,声音异样的大,怎么捞着捞着就捞上来一条半大不小的人鱼。

猫是没喂成,杨九郎把人鱼带回家,这小家伙和小金鱼儿一样大,杨九郎就把他倒在自家的观赏大鱼缸里,心里也纳闷儿呢,这世界上真有人鱼啊?还冷不丁儿的让自己给碰上了。杨九郎凑近了看,看不清脸是什么样,身子是银白银白的,鱼鳞在水的折射里闪着光,好看极了。

杨九郎还是不相信,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新品种,也就是个鱼而已养着呗。要不怎么说北京老爷们儿心宽呢,杨九郎就这么养着,直到过了一周,鱼缸里的只剩下鲫鱼那么大的人鱼宝宝,杨九郎才反应过来,这玩意儿长得快还吃荤腥。

杨九郎又蹲在鱼缸旁边看,这回能看出来长相了,还能看见这条鱼上半身脑袋后面编了辫子,这可真是神了。

这条小人鱼也游过来,眸子亮亮的看着杨九郎,双手贴在玻璃上,无辜的样子仿佛它从来没吃过鱼缸里的其他鱼。

杨九郎打心眼儿里觉得它好看,特别是那双眼睛会说话似的。刚想到这儿,鱼缸里的小人鱼就开口了,不过这句话杨九郎怎么也没想到。

“好球!”

小人鱼笑着,双手拍打着玻璃缸,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杨九郎常说的那句话,杨九郎愣了一下有乐了

“小东西,还会说话,学的挺快啊”

谁知道小人鱼又眯缝着眼睛,笑着照着杨九郎的样子说了同样的话。

杨九郎不得不感叹,大自然多么的神奇啊!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大鱼缸也快要不能容纳小人鱼了,杨九郎正想着买一个更大的鱼缸,这时候他发现这个人鱼还是个两栖动物。

这天晚上,杨九郎拿出自己珍藏了许久的“光碟”,用布把鱼缸罩上,拉上窗帘,开始了自己最熟悉的动作。鱼缸里的人鱼,自然不愿意再布里面罩着,人鱼把鱼缸顶上的布给咬开,探了个头出去。杨九郎听到声音,一个猛转头,站了起来,裤子慢慢的滑落再地上。

这诡异的气氛啊。

“你…你怎么出来的?你快进去!等会,你不再水里也能呼吸啊?”

人鱼已经有10岁小孩那么高,手肘撑在鱼缸的边缘。

“是啊,你嘛呢?大河马似的,喘什么呢?”经过了这么长时间,在嘴碎的杨九郎家里生活,小人鱼也能说的一口流利的北京话。

“你不懂,这是排毒!”杨九郎不慌不忙的提上裤子。

“哎!我说,你家这缸子不换水啊?”小人鱼发出了灵魂质问。

“呦?敢问您姓甚名谁啊?我养你不说,还得给你换水?”杨九郎嘴是欠儿,边说着边往厕所里走着,把鱼缸的水线拉进去,不一会就换了水。

人鱼笑了笑“我没名字。”

杨九郎看了一眼坐在鱼缸上的小人鱼,又想到那个云雨交加打着雷的夜晚,“你叫云雷吧!我给你起的。”

“我呸!什么狗屁名字!”小人鱼一股脑游进了鱼缸,心里还盘算着。


‘云雷,挺不错的名字呢'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自然真是神奇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