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四酥

产糖小能手

舞男小猛(上)

ooc

老大×舞男

下一篇有车哦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相良拿起包出了教室门,智司居然不在这很少见。翻了翻瘪瘪的钱包“又要到月初了啊。”

相良家里并不富裕,母亲是工人,有两个弟弟正在国中。相良的父亲抛弃了母子四人,最后死在了黑道手里,从小缺少父爱,母亲又因日夜劳作几乎不与相良交流,国中的相良性格已经极度扭曲,最后选择做了不良。这样的状况下,读开久已经是年纪尚小的相良的唯一选择,因为教育差,不良多,学杂自然也用的少。

可无奈最近母亲的身体不好,弟弟们生活费的负担落在相良身上,收来的保护费不足以支撑家中的经济,相良只好打工赚钱。

可什么样的工作能在短时间内赚到很多钱,工作时间又是在放学后的呢?

出了校门,相良往打工的地方走,迎面碰上了带着一群小弟回来的智司

“相良,你去哪?你家不是在那边吗?”

“去找人,有点事。打架不叫老子?”相良挑起了眉毛,看起来无比自然。

“我看你在睡觉,没叫醒你。最近怎么感觉你事很多?”智司示意小弟们离开,准备和相良一起走。

“你先回家吧,我自己的事,和你没关系。”相良拍了拍智司的肩膀,继续走。

智司也没再多问,转身离开了。

从国中开始,在相良心里智司是值得信任的好伙伴,但他扭曲的性格却让他常常出卖智司,来保全自己,他自己也厌烦这一点,可不知道为什么,相良的第一意识永远是自保,所以常常在出卖了智司以后,相良会给智司做自己唯一拿手的章鱼烧,食欲旺盛的智司也就原谅他了。

走在路上相良想,就算是好伙伴,这次打工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告诉智司,因为会被智司看不起啊!那家伙家里可不缺钱,没必要做到我这个份上,他也不会理解的!

太阳才落了一半,相良在一家夜总会门口停下了,紧了紧衣领从后门进去了。一进门一个满头卷毛的大叔就迎了上来,说了一些今天的工作内容,把一张纸塞到了相良手里,上面写着“今日主题,兔女郎。”相良攥紧了拳头,没想到我开久二把手居然也有一天做了兔女郎这样没面子的工作,不过咬了咬牙还是认命了。

去换了衣服后,相良对着镜子看了很久,相良的头发本来就很长,顺下来以后很像是个有个性的短发女生,细长的腿上裹着网袜,高跟鞋没有防水台也不算太高只是银光闪闪的,死库水一般的制服后还有一个毛绒绒的小尾巴,兔耳朵是夹在头发上的,固定的很稳,无论怎么看除了身高都是一副女孩子的样子。相良心里很不是滋味,老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夜总会的灯光很暗,紫红绿是主色调,人们互相看不清,空气里漂浮着糜烂的味道,酒精味充斥着整个黑暗的场池。

开久今天和红高打了一架,赢得很爽,几个小弟嚷嚷着大家一起出去聚一聚,智司也同意了,毕竟快毕业了这样的活动也不多了,以往的聚餐一般都是在烧烤摊,大排档之类的,这次有人提议去夜总会玩玩,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,本来不想去夜总会的智司也盛情难却,只说了句别玩太过了。

晚上8点开久门口聚集了一群没穿校服的“混混”,智司或许是最朴素的吧,黑卫衣,牛仔裤,马丁靴。开久一行人来到距离学校有三个街区的夜总会,因为离学校太近怕遇到熟人(就是怕被爸妈逮到)。进了夜总会大家就散开了,智司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,看不清楚每个人,连自己的小弟都分不清,找了个吧台的位置坐下,喝着自己不认识的洋酒,看着台上扭动的兔女郎,智司只觉得灯红酒绿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嘛。

兔女郎相良很紧张,因为个子最高,又不会跳舞,所以站在最后一排,可就在舞跳了一半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群小混混进入了夜总会,同时看见了那件黑卫衣,那是他和智司国中的时候一起买的,相良现在穿着还是宽松的,智司却已经绷在身上了,相良现在很慌,只希望自己这样的打扮不要被认出来,同时心里咒骂着开久所有人。

智司眯着眼睛看台上有个高个子的舞女跟不上节奏,不过身材非常不错,这时有个小弟告诉智司,等会这些兔女郎会下来陪酒呢,智司点了点头。心里想着,如果相良也在就好了,他不在总觉得不安心啊。洋酒的后劲挺大,智司开始有点头晕,从吧台的位置到了卡座,身边的小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姑娘一起喝酒,智司揉了揉太阳穴,有点困。

相良算是松了口气,看见吧台哪里智司不见了,以为是回家了。下了台和其他舞女去陪酒,一下场其他舞女就被拉走了,只剩下自己,或许是因为个子太高了,不受这群男人的喜欢吧,不过相良并不在意,正要往后台走,突然被开久的小弟一把拉走,抢到了仅剩的一位兔女郎(二把手)这位小弟兴高采烈的把相良带到了到了卡座旁边,不过好在,小弟们都喝多了,并没有认出相良。

相良攥紧了拳头,陪这一群小弟喝酒,心里真不是个滋味,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智司,也算是放心了,相良站起来被大家拉到中间去坐的时候,智司醒了,从中间的一个小弟背后起了上半身。四目相对的时候是尴尬的。

第一眼智司就认出了相良,不过他并不想表现出来,也假装不知道的样子,和这位“兔女郎”喝酒,相良却认为自己的伪装非常完美!大胆了起来,和智司干了一杯又一杯,几局下来小弟们都醉倒了,相良来了兴致,心里想着,既然智司没有认出老子,那老子就整一下他。

相良不好说话,毕竟男声一出口就暴露了。相良忍不住的挑起眉毛,手滑过智司的脸,智司愣住了。相良赶紧把头偏向一边,抑制自己想狂笑的内心,肩膀不住的抖动。智司没想到相良这么大胆,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得意的人,看了一会,一把抓住得意的人的手腕,出了夜总会。

相良心中一紧,死命的往回拉扯,可他哪里拗的过智司,脚下一滑,高跟鞋崴了一下,脚踝就扭伤了。智司停下了,一把背起了“兔女郎”,相良松了口气,背对着智司就不会被发现了吧。

相良没想到的是,这个男人居然直接把舞女带回家,智司吧相良放在床上,嘴唇急不可耐的贴了上来,相良睁大了眼睛,心里想着,就当以前出卖他的代价吧!认命似的闭上了眼,生涩的回应着。这个吻结束了以后,智司抬起头说“相良,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去做这些工作?”

“!!!,你怎么知道是我?????!”相良惊讶极了,捂着脸想要逃跑,却被智司牢牢控制着。

“第一眼就知道了哦”智司把头埋在相良的颈窝里“我对相良的气味也是非常敏感哦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…说什么…气味敏感…这样的话也太……太羞耻了吧……”相良从没想过智司会说这样话,下身那个小东西也微微的抬了头。相良不明白,对智司有这样的生理反应让他感到害怕,他的双手抵在智司的胸前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“相良,你还不能直视我吗?”智司翻过身躺在相良旁边“你还不知道吗?我从国中就喜欢你,你还不明白吗??”智司捏起拳头砸在床上,把头偏向一边。

相良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喜欢和智司这两个词语在相良的世界里从没有同时出现。

“你国中的时候每天心事重重,你个子很小也喜欢到处挑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,我就觉得不能让你受欺负,所以我和你当朋友,我慢慢发现,你缺少的东西太多了,你的安全感几乎为零,所以每次你会出卖我,背叛我,然后又后悔,我从来不怪你。”智司望着天花板回忆着这些年想对相良说的所有,他扭过相良的肩膀目光炽热而真诚,“你知道吗,国中我们两个做同桌,你上课总睡觉,有一次,只有一次,你在梦里甜甜的笑,我觉得你是天使啊,相良,我怎么能让别人欺负你啊!我做不到啊!就在那一瞬间,我想杀了所有欺负你的人!”智司眼眶红红的看着相良,粗糙的手抚过相良的脸颊,“我偷偷亲过你,偷偷想过你,一切关于你的事,我只能偷偷的藏在心里,我不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什么,我只是…只是…想告诉你,我有多爱你!”智司还是流下了泪水。

语毕,良久无言。

“觉得我很恶心吧,相良,别这样,我不喜欢看你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忘了吧,刚刚说的全忘了吧,笑一笑好不好?”智司任由眼泪放肆的流,本来在他的心里,这份感情就是卑微的,是单方面的,是一厢情愿的,如今事已至此,已经不求什么了。

“智司,你……喝多了吧”相良还没有消化完刚刚智司说的内容,可是他从来没见过智司哭,连他一次委屈都没见过。怎么这一刻也心疼了。

相良伸手抱住智司,他亲过智司眼泪流过的轨迹,他轻轻吻着智司的唇,他心想着,不能让智司哭,今天就和他……做了吧。相良跨坐在智司的腰间,臀瓣轻轻摩擦着智司的炙热,小耳朵一晃一晃的,智司眯着眼睛,享受着一切,双手握住了相良的腰,隔着衣料磨蹭着相良的臀瓣,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推开了相良。

相良一脸懵逼,不解的看着智司。

“你是安慰我?还是喜欢我?又或者是可怜我?相良,我不是想上你,我是想得要你的心啊!这样的性行为,我不接受!”智司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准备睡觉。

相良呆呆的坐在床上,心里想着

正义的伙伴智司又上线了嘛吗?

那么

我爱他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相良,和我结婚吧”

“好啊!”

“我们开一家店,就开在开久门口,怎么样?”

“只要和你在一起,怎么都好。”

相良做了这样一个梦。

评论(6)

热度(74)